•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红粉赶尸僵尸来了

    发布时间:2020-03-24 00:00:32   


    北宋,徽宗年间,湘西。

    黑夜,星月无光,阴风阵阵,阵阵铃声在旷野上传来,更增加了恐怖气氛。

    风沙漫漫的田野上,一队黑影整齐地跳跃着,一步一步前进。

    望着这般恐怖的队伍,田野上所有鄙民无不胆战心惊,望风而逃。

    “僵尸来了!”

    不错,这支队伍正是赫赫有名的湘西赶尸队伍,一排僵尸随着赶尸人的指挥铃声,整齐地跳着前进,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行尸走肉了。

    湘西赶尸有着悠久历史,在湘西一带,很多赶尸人都是世代相传的。

    在湘西赶尸的传统上,赶尸人都是男性。

    这是因为男性属阳,僵尸属阴,只有男性才能持符摇铃,镇住僵尸。

    但是,今天这支赶尸队伍里却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像∶赶尸人是个女的!

    她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一件淡青湖绉绵袄,下面来一条青裙,发鬓垂在两只身边,把她的鹅蛋形的面庞衬托得恰到好处。

    整齐的刘海下面,在两道修眉和一个略高的鼻子的中间,不高不低地嵌着一对大眼睛,这对眼睛非常明亮,非常深透,射出来一种热烈的光,给她充满青春的脸庞增加了光彩,跟那些双目无神的僵尸们走在一起,更是形成强烈的对比。

    少女的纤纤王手高举着一个小铜铃,每走两步便用力摇一摇,发出清脆的铃声,指挥僵尸们前进。

    要是别的女孩子在黑夜中看见这些僵尸,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甚至吓昏了。可是这位少女却充满了自信和欢乐,似乎不把这些僵尸当成一回事,也许在这位十八、九岁少女眼中,指挥僵尸和没有知觉的僵尸一跳一跳前进,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

    赶尸只能利用黑夜进行,白天是不能赶尸的,这是行规。

    少女抬头看看天色,估计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了,得给僵尸们找个栖身之处了。

    旷野的小山丘上,有一座荒凉破旧的道观。

    少女一看,正是理想的身之处,于是便指挥僵尸朝道观走去。

    “砰砰”少女拍打着道观的摇摇欲坠的大门。这时已经将近凌晨,观中的人大都睡着了,少女打了很久,才听见有人“霹雳啪啦”拖着拖鞋,走来开门。

    “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道士站在门内,一脸的不高兴。

    “三更半夜,把人吵醒,到底有什事?”

    少女抱歉地道了个万福∶“小女子名叫苏静,是湘西赶尸人,路过此地,想借贵道观歇息一下。”

    这道观位于湘西往湘东的必经之地,经常有赶尸人来借宿,所以小道士也习以为常了,顺手一指道∶“观后有一柴房,僵尸可宿其中,苏姑娘安顿之后,可到观侧一间净室安歇。”

    小道士说罢,顺手又关上大门。

    原来道观全都是男人,所以规定不准女人入内,更何况现在是三更半夜?

    苏静也知道这个规矩,便将僵尸们赶入柴房之中,在每人额上贴上一道纸符,让僵尸不会乱动。

    然后她来到观侧的净室,准备休息。

    赶了一天尸,路上烟尘滚滚,全身都很脏,苏静想先洗个澡。

    道观的净室是专门用来招待外来客人的,所以不仅床铺被褥一应俱全,而且也准备了一个大木桶,供客人洗澡。

    苏静看看木桶,内面满满的一桶水,伸手一浸,水温不热不冷,正好洗澡,心中不由称赞这些道士招待得周到!

    “别看道观破破烂烂,他们的心倒挺细的。”苏静小心地闩好门,开始脱去衣裙准备洗澡。月光从破角射入,照见她那美丽的胴体,发育得很饱满的胸脯、瘦小的腰肢,修长的大腿

    苏静跨入木桶内,浸在水中。她闭上眼睛,松弛全身的神经

    突然间,“砰”的一声巨响!

    苏静吓得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扇木门被踢倒,走来一具僵尸!

    僵尸到了夜晚本来就会自己活动,所以苏静才在每具僵尸的额上用纸符镇住。可是这具僵尸的纸符也许没黏好,被风吹掉了,居然活动起来!

    僵尸一跳一跳,向苏静过来,两眼露出凶光!

    苏静坐在木桶内,整个人吓呆了!

    现在,她是赤手空拳,赤身裸体,本来用来治僵尸的纸符、铜铃、金钱剑,都放在床上,根本来不及去取!

    僵尸力大无穷,指甲利如钢刀刃,根本不是柔弱的苏静所能抵抗的。

    想到这里,苏静吓得全身发抖,因为她亲眼看过她的哥哥被一具僵尸追杀,撕裂胸膛,咬断脖子的惨状

    僵尸跳到木桶边,恐怖的目光盯着苏静!

    苏静知道死到临头了!想到自己这年轻就要死在僵尸的口下,更惨的是,她知道被僵尸咬过的人,死后也会变成僵尸!

    她吓得哭了出来。

    僵尸张开他的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两只巨掌猛地一插,尖锐的指甲突然穿透了木桶!

    “卡察”一声,僵尸双手用力一扯,木桶四分五裂,水流了一地。

    一丝不挂的苏静却仍然坐在碎片之中,全身颤抖,面无血色,等待死刑的到来!

    僵尸的眼睛闪着阴森的绿光,直盯住苏静的裸体。

    他是男的,如果换了一个活的男人这样看着自己,苏静早就用手遮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了。可现在一来是害怕到极点,二来她知道僵尸是死人,所以就呆呆坐在那里,挺着那对高高的乳峰

    苏静知道,巨爪很快要穿透她的胸膛,挖出她的心,结束她年轻的生命!她闭上眼睛等死

    可是,她并没有等到穿膛的巨痛,而只感到胸膛上一阵痕痒。

    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僵尸居然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用他的长长的指甲在幼嫩的皮肤上爬搔着

    咦?这个僵尸,好像跟别的不一样,他不急于取人性命,反而对女人的胸脯很有兴趣。僵尸的手在乳峰上活动着

    苏静一动也不敢动,她不知道僵尸想干甚,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僵尸。

    尖锐的指甲轻轻地刮着苏静的紫红色的乳头。

    一阵傥麻的感觉从乳头散发到整个胸膛,苏静不禁一阵羞楚,想不到死到临头,自己居然还动起淫念,更想不到自己的淫念居然是被一具僵尸所挑动!

    僵尸仿佛对她高耸的胸脯充满欲望,用手玩弄了一阵之后,他居然张开血盆大口,含住了苏静的乳房

    刹那间,苏静以为他是要咬下自己乳房,吓得尖叫!但是,很快地,她就静了下来了,因为僵尸并没有用牙齿咬,而是用舌头舔

    僵尸的舌头很粗,也没有口水,舔在细嫩的乳头上,有一种粗糙的感觉,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刺激

    苏静不由得羞涩万分,她还是个处女,平常从来不接触男人的,想不到今天却被一个男人吸奶,即使他是死的,苏静也是羞红了脸。

    僵尸用力吮吸着,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乳头生平第一次受到男人的刺激,顿时硬了起来,挺了起来。

    苏静半个身子都麻了

    不过现在她的内心比较安定了一些。

    一般的僵尸见到活人,都是凶性大发,置人于死地,可是这个僵尸却很奇怪,特别温和,也可以说特别好色,居然玩弄起她的乳房来。

    虽然这令处女的苏静难堪,但至少暂时解除了死亡的威胁。

    人到死的时候,甚羞耻心都可以抛开,纯真的苏静也是这样。

    “既然这个僵尸好色,我何不用美色诱惑他,拖延时间,想想办法拿到纸符或者金钱剑?”

    想到这里,苏静挺起了胸脯,鼻孔中故意哼出了撩人心弦的呻吟

    “唔哦嗯”

    女人的呻吟实在是无形的春药,那个僵尸一听到这种声音,嘴唇更加用力吮吸,舌头更快速地拨动,磨擦乳头

    阵阵电流,阵阵傥麻

    两个白鳗头好像放在蒸笼中一般,慢慢膨张了

    苏静一双眼睛情不自禁眯了起来

    白嫩的胸瞠一起一伏,急促地呼吸着

    赤裸的肉体也随着感觉,不停地扭动

    “啊舒服快舔哦快活”

    苏静越来越大声,一半是故意淫叫,诱惑僵尸,一半也确尝到了快感

    僵尸只是死人,头脑简单,但也许有特别性癖,只对女人的乳房感兴趣,他足足吮吸了一柱95的时间

    苏静心中着急,僵尸就是僵尸,没有人性的,万一他玩够了,一口咬下乳房,或者玩乳房就是他杀人前奏?

    “必须尽快把他引到床上去!”她暗暗盘算∶“符在枕头下,金钱剑挂在墙上,铜铃还在床头桌上,三样东西只要拿到一样,就可以制伏这怪物了!”

    苏静伸手,轻轻地抚摸僵尸的头发,面部、耳朵僵尸的肌肉冰冷,摸起来真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为了活下去,她强忍着全身的鸡皮疙瘩,装出亲热的样子,不停地抚摸着

    僵尸被苏静一摸,全身猛地一颤,抬起头来,望着苏静。

    死人没有眼神,所以他的目光仍然是阴森森的,苏静不知道在这冰冷的目光背后,隐藏着甚样的感情∶玩弄?淫荡?还是杀气腾腾。

    不管怎样,她还是装出淫荡的样子,双手不停抚摸他的头,一对裸露坚挺的山峰也不停地在他身上挨挨擦擦

    “唔你弄得人家好痒”

    僵尸似乎听懂了这些淫叫,他的身子也紧紧地贴在苏静身上

    僵尸的嘴唇也啧啧地在苏静的粉脸上亲吻冰冷的嘴唇,鼻孔中呼出的是一股腐恶之气,苏静几乎要呕吐出来,但是她不敢

    “千万不能惹上了这怪物,在把他引上床去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我还是要淫荡,要淫荡

    苏静的朱唇也像雨点般地吻着僵尸的部面,她摒住呼吸,装出疯狂下流的样子

    僵尸也受到她的煽动,发出了“吼吼”的呼声

    苏静的手慢慢伸了下去,一直伸到僵尸的裤裆上,用力捏着那隆起的东西

    “啊哦”

    僵尸狂叫!他大概很兴奋,全身都在抖动,苏静的小手快速地捏着,摸着

    僵尸的呼叫更响了

    苏静知道自己这招下对了,索性双手一托在下面活动,双管齐下,忽快忽慢,忽软忽硬,僵尸突然伸手抓住自己的裤腰带,用力一扯,腰带扯断,露出一条丝质的内裤和二条毛茸茸的大腿

    苏静见机不可失,立刻伸手将那条松宽的丝内裤缓缓拉了下来

    僵尸没有性欲,所以他的东西不会膨胀,但是,这个不会膨胀的东西也已经够粗的了

    苏静看见这个又黑又粗的东西,心中害怕,她伸手握住,轻轻地套动

    僵尸发出了兴奋的吼声

    苏静的双手像搓面粉一般快速,用力

    僵尸狂叫,他用力撕开了自己的衣服

    “他想上床了!”苏静心中大喜,嘴巴更疯狂地吻,双手更疯狂地搓、握、捏

    僵尸大叫一声,把全身衣服撕得粉碎,赤裸裸地站在苏静面前,苏静装出害羞的样子不敢看,僵尸突然双手一抱,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一跳一跳,跳向床铺

    每一跳,苏静的双峰都急速地弹了一下,他们躺到床上,苏静看见僵尸的颈上挂着一个玉牌,她好奇地抓住玉牌一看,只见上面刻着三个字∶“西门庆”。

    原来,这个僵尸生前就是西门庆!

    欲知后事加何,且听下回分解。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