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谷穗熟了 -1

    发布时间:2020-03-01 00:01:30   







     在中国大西北有很多的秘密军事、军工基地,有搞航天的、高武器的、搞原子弹的等等,这里的创建者们有这样一句话: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正是无数这样的人的无名奉献铸就了尖矛利盾,确保了新生的共和国和伟大的中华民族能够坚强的屹立于当今的世界之颠峰,而我就是被“奉献了的子孙”之一,出生在基地成长在基地,但与父辈相比我却不是一个什么好人,18岁没有考上我想上的军校,就去当了兵,还是在类似的一个基地(马兰)离家不远,还好是特种兵基地里的人都叫我们部队核卫队,没有混出名堂,却学了一身的好功夫和野兽一样的身体(在部队我的外号叫:“野兽”后边会介绍我在部队的情况)。


      回来后被安排了工作,本应就此象基地的其它底层人一样轻松而贫穷的过完这一生,但我没有,别人按部就班上班下班,闲暇时赌博、打架、喝酒、乱搞男女关系,我闲暇时确是睡觉、看黄书、练功,上班时尤其是在上夜班时有贼了抓贼,没贼了做贼偷东西,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保卫干事!


      这样过了3年没有任何事情,在22岁那年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我值班半夜时偷偷的去5楼基地领导(主要是中层领导,高级领导的办公室是不敢去的,涉密的东西太多一旦出事只有死)办公室打打秋风,现金、高级香烟和各种名酒茶叶和吃的比如方便面什么的是目标,可我是一个小毛贼,贵重的和大量现金是不敢拿的,曾经有几次碰到过有几万、十几万的现金不敢拿,只是顺手拿个千八百的扶扶贫而已,今天办公室搜了一圈只有半包红塔山抽出一只点上,烟装载兜里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连同充电器一起拔下来,准备到2楼一个可以上网的办公室去上色情KKKBO网。


      刚出门就听到下面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和副部长的声音:“快点我肯定看到了,象是打火机闪了一下,5楼第三个窗户决不会错,再呼一下巡逻队的过来了没有”“有两组已经到9号楼和研究院了,马上就上来了,第三个窗户是空军代表政委办公室”是队长的声音,他XX的忘了,今天是江部长值班,他值班不愿呆在办公室喜欢到处乱转,我上班时睡觉让他抓住了好几次,平时他值班时我是不活动的,今天给忘了看值班表了,没等我多想走廊中间楼梯口黑影一闪——军犬,完了我们的军犬是咬死过人的。没有丝毫的考虑我抱着电脑转身向走廊另一头的窗户奔去,一个标准的跨越跳出了窗户想通过一楼门厅前面的突出部分,再跳到路上逃走——这对我来说并不比走楼梯困难,以前经常这样玩的,我要是被抓住可真是丢死人了,保卫干部干这事以后怎么活呀……可怎么还在往下落??——喀嚓一道闪电,看到了下面的树对我迎面而来,怎么……他XX的忘了这是五楼不是二楼,完了彻底完了……死定了……


      “咳……咳……咳……”为什么呛了水了,没等我反映过来,突然头发被人抓住了,“小少爷,小少爷你怎么了”,还真追上来了,就凭你们几个?决不能让他们抓住,如果逃不掉只好灭口了,……小少爷,刚才好象是谁在喊小少爷,我条件反射似的丢掉手里的电脑,反手一个反缠丝手外加一个反背扛摔,身体一弓将抓我头发的手解开向前一拽,摔了出去……“喀嚓……哎呀……”又是一道极亮的闪电伴着巨大的雷声和一个陌生人的惨叫而来……我眼睛一黑,感觉身体往下落得越来越快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的有了知觉,胃里暖熔融的,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象平时梦里一样,又有水流到了我的嘴里,怎么有股糊为味啊,……不过非常的想喝,外面又是一阵嘈杂声,象是一大堆男男女女“醒了吗?……真的吃东西了,夫人小少爷真的吃东西了,整整一碗参汤都喝了,谢天谢地啊,……老天保佑 老天保佑啊,刘晶快和王妈去佛堂烧香,云山送月娟和小兰去风月庵替我还愿,明天我亲自再去……怎么回事我被抓了,也不对呀,基地里谁去烧香啊,还佛堂什么的。慢慢的我睁开了眼睛……




      第一章 装疯卖傻操母亲 二嫂主动送上门


      回到清朝已经好几个月了,在我的茫然和周围人的怪异眼光与啧啧称奇中,我逐渐明白了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几个月前我演绎了科幻小说中的情节,从1992年的夏天回到了清朝末年,现在是光绪21年的初秋(我历史知识一无所知,时间、人物、地点乱的一塌糊涂,请见量,我姑妄言之,各位色友就姑妄听之吧主要看我的色的情节和故事嘛)。


      这是一个地处东北的封建地主大家庭,说不上赫赫有名却真的富甲一方,我是家中四子叫华云林,我还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父亲是一个快60岁的老人,可他却有三个虎狼之年的老婆,我是正房所生,今年16岁,因为几个哥哥不是太过愚钝就是胡来,只有我打小就聪明伶俐,人长的也漂亮讨人喜欢,所以我是全家人的明珠,也是十里八乡公认的,未来这个家庭的统治者、父亲的接班人。


      这天晚饭之后我正象往常一样,站在院子里对着天空发呆。“云林,快回屋吧,夫人叫你洗洗早点歇着”说话的是我的奶娘王妈专门侍奉我的。从我出生开始一直把我带大,出现这次变故之后,母亲更是让她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原本是王妈陪我一起睡觉,服侍我的,现在因为母亲不放心,便亲自搬过来和我一起睡,随时照顾我。


      我一声不吭的回到屋里做在炕沿上,母亲已经把水准备好,正蹲下身子给我脱鞋,妈妈今年40岁官宦人家的大家闺秀,16就嫁给了35岁的父亲,姿色中上等,丰满白皙,是一个标准的肥美诱人的熟妇。“云林早点睡明天,跟着大哥去新安镇舅舅家玩吧,整天呆在家里多闷的慌啊,也不出去和别人玩了,上次你不是说不喜欢原来的桌子吗,明天去了告诉你舅舅,让他给你做”妈妈一边给我擦脚一边说。


      “咣铛”我一脚踢翻了铜盆,“好好好,不喜欢就不去,哎……这孩子……老天爷啊,娘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啊……呜呜……呜”妈妈说道最后哭了起来。是啊她原来天真活泼,整天在她怀里撒娇的儿子不见了,醒来后我一个月也难得说一两句话。娘,原来在基地母亲也是这样娘这、娘那的称呼自己……一下班回家:石头想吃什么呀,娘给你做……石头,快洗手娘今天给你炖的排骨……石头,娘……


      想象者我突然不见了之后,父亲闷头猛抽着劣质香烟,娘哭的红肿的眼睛,无尽的悲伤席卷而来,喉头一甜我大哭了起来:“娘啊,娘你还好吗,我也想你们啊……娘啊……”我狼一样的嚎叫吓的闻声而来收拾洗脚盆的奶娘王妈,一哆嗦,母亲也止住了哭声,惊异的看者我,醒来以后我就没有叫过她一声,当然这次也不是,“儿啊,你终于肯开口了,你终于叫我娘了”我没有理她依然在嚎哭者,“太太这……”我的举动把王妈吓着了,怯生生的喊着妈妈,“没事王妈你下去吧”。王妈走后,妈妈走到我身边,将我的头揽在她的怀里,“儿啊,没事了别哭了,你好了,哪天把我的儿给吓着了”……听着她温柔的安慰,。脸在妈妈的大胸脯上蹭着,我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心情也平静了许多,代之而来的是阵阵肉体的芬芳,我站起来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的耳边“妈”这次是叫她,哎乖儿子,妈的好云林……母子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搂着对方……


      几个月以来我只所以不声不响,不是我变傻了,而是实在接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变故,虽然家人各个对我都很亲,但我依然感觉到陌生,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我感到恐惧和不知所措,我这身体里的现代思维和肉体里若有若无的古代意识在激烈的纠缠着,有时几乎无法控制身体,慢慢的现代的我占了上风,本来就很弱的古代意识象房间里的污浊空气一样,在被现代意识占据并主导的肉体和家人的呵护中抽空了,消失于茫茫的无限之中,今天我在经过最后一次发泄之后,彻底放弃了这种没有答案的思考,认命了,人的一生,左边是痛苦,右边是诱惑,能够坚定地走完自己该走的路的人又有多少呢?即来之则安之吧。


      时间好象停止了一样,我和妈妈的眼泪渐渐的没有了,只是紧紧的搂者对方,安静下来的我,逐渐感觉到了妈妈那通过丰满的乳房传来的温暖和心跳,中年妇女那特有的成熟风韵与气息不停的刺激着我,我的阴茎不受控制、缓慢但坚强有力的挺了起来,直到一直顶到了母亲的小腹,我开始轻轻的扭动下体,妈妈也感觉到了我的勃起“好了云林,他们都睡了我们也睡吧儿……”“不”我不等妈妈说完就打断了她,手也从后背滑向了她的肥圆的屁股,抓捏着“云林……”妈妈惊叫着,一转头,香润的嘴唇无意间碰到了我的嘴上,对呀亲她,我双手分抓着她的两片丰臀,用力揉捏。嘴开始吻她光华白皙的脸颊,“云林,你这是干什么呀,我是你娘啊……云林……不行……”我没有理她慢慢的嘴叼住了她的耳垂轻轻地用舌头舔着……林啊……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娘啊……儿子快住手……天啊这还是我的儿子吗……云林快住手……让人看见了,娘还怎么活……呜……趁她慌乱的功夫我抓住她的发缵,一口亲住了她的小嘴,舌头硬生生的伸了进去,呜呜……妈妈紧张的全身战抖,想挣又挣不开,头一动不动的被我按在嘴上,舌头猛烈的搅拌着妈妈口里的香醇唾液,“呜……误……呜……”妈妈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一支胳膊疯狂的撕打着我,企图挣脱我的束缚,但却不敢咬我的舌头,正是抓住了她的这个弱点,我得寸进尺的把原本抓抚她丰腴美臀的罪恶之手向下挥去,隔着衣服抠住了她的会阴,快速的揉摸着,在那一刹那妈妈的身体猛的一阵,“呜……”发出了长长的一声鼻音。


      我这时除了鸡巴因无比的兴奋而异常坚挺外,头脑异常的清醒、冷静,已往看过的几乎所有的毛片和乱伦故事的情节,一幕幕快速却清晰的在我脑海中闪过,这让我激动不已,努力的寻找着可以套用的技巧和言辞。


      在这场儿子和妈妈的搏弈中,妈妈的裤带却天助我似的开了,她的裤子一下子掉了下来,若不是我的手还隔着裤子,在拼命的以我以为高超的方式揉弄她的阴部,绛紫色的绸裤早就掉在地上了,没等她反映过来我的手轻轻往下一带,她的裤子就滑到了地上,露出了圆滑洁白的美丽屁股,在烛光的映衬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没有犹豫我的手又回到了原地,凭着感觉和经验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


      “湿了!!妈妈的阴道里流出淫水了”虽然不太多但是这一个伟大的发现还是让我,突然有了想射精的感觉,鸡巴一翘一翘的悸动着,忍住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来啊,我放开妈妈的头大口的喘息着。


      妈妈在我松开头发的那一瞬间,发出了啊的一声娇叫声,阴道里的嫩肉没有规律的收缩着,嘴里连呼带喘的低呼着:“云林,你着畜生,快放手,啊……你中了什么魔障……啊……我是娘……娘……啊……儿子快放开我……”,放开?我疯了吗,放开你想的美,在我的手指的抽动中妈妈的身体已经有了相当快乐的反映,应该说可以插进了,但是长久以来的封建道统、伦理道德对她的禁锢,平时就是在外人面前把脚露在外面都感到难为情的她,今天却因为羞耻心、慌乱让她没有发觉自己生理上的变化,不要说现在玩弄她的是她的亲生儿子,就是和自己的丈夫都没有过如此的经历。


      饱涨的阴茎和妈妈的反映让我的动作激烈了起来,不在有原先试探性的顾忌,粗暴的把她按在了炕上,嘴里不停的叫着:“娘……娘……我难受,我要操穴……我要XXXX……”听到我的话妈妈的挣扎一下子停了下来,脸一下子涨成了紫红色(此情此景肯定让她郁闷无比,难以接受吧),如此淫荡下流的话对出身于没落官宦人家,从小接受三从四德、封建礼教的她来说是四十年来的第一次,她的嘴唇蠕动着很费力的挤出:“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孽啊,……你如此对我……云林我是你娘啊……”,两行清泪缓缓的流了出来,内心痛苦异常,前不久最宠爱儿子的突然变故让她紧张万分,妈妈一直将我看成是她未来的依靠和寥寂心灵的唯一寄托,因为在妈妈怀上我我之后父亲就在也没有碰过她一手指头,因为那时我的三娘已经被父亲娶进了门,与母亲和二娘的呆板机械反映相比,三娘床上的淫荡妖艳和婉转承欢让父亲留恋忘反,加之年纪大了根本就无法在床地之间均施雨露,抚慰母亲、二娘她们如狼似虎、嗷嗷待哺的美妙肉体。这是后来在我一次刚刚干完母亲,骑在她身上,依然涨大的阴茎还浸泡在妈妈的小穴里让她休息时,妈妈对我讲的。到现在妈妈还是认为我第一次操她是因为我中了邪,让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否则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那里会有那么高超的***技巧,让她快乐的上天入地,死去活来,过后还带着我到处烧香拜佛,我也因此机会得以和风月庵的了尘母女三人共参欢喜佛。


      现在我只想着该如何尽快的把鸡巴插进她的阴道里,享受那久违的鸡巴与小穴亲密摩擦带来的快乐与舒适。在妈妈的眼泪中我又忙乱的扯开了她的上衣,微微下捶饱满的乳房颤动着出现在我的眼前,勃起的乳头轻轻晃动者……“哦……妈妈……你的奶子真好看,我要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从今往后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妈妈……”我边用力把玩着她的乳房边说,在如此成熟曼妙美丽的肉体面前我有些语无伦次,何况等会儿我要操的还是我的亲生母亲。


      “不……儿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娘亲啊……儿子和妈妈……这让我们怎么活啊……你爹知道了不的活活气死啊……放开妈妈……云林。听话……啊!”妈妈有些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劲来了,要继续努力 今天不但一定要操了她而且玩过之后一定不能让她有太多太大的罪恶感或什么过激的寻死溺活的举动,我依照原来的挑逗动作继续努力动作着,嘴了又吐出了让她心跳加速或骤停的淫词荡语:“不妈妈,你是我的亲娘也是我的女人,白天你做我妈妈,晚上我是你男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脸蛋、你的屁股、你的乳房,我……我要……XXXX……XXXX的穴……你的……你的嘴……还有那圆圆的屁眼,都是我的……我的,父亲操的我为什么操不得?我要用尽天下所有玩女人的方法玩弄你,把你操熟……操透……操烂……妈妈……妈……我要呀……要要要……”,母亲在我的直视和无耻表白中羞愧的将粉脸扭向了一旁又一时语塞,同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潮水一样的酸痒汹涌而来,要不是被儿子压在身下手早就忍不住的伸下去了,妈妈淫水已经顺着我的手指流到了屁股上、炕上,她乌黑漂亮的阴毛也因沾上了淫水显得明亮光泽,“你看妈妈……你的水出来了,你也想要了是吗?……妈妈你也想让儿子的大鸡巴插进你的小穴里了是吗……你流的水可真多啊……娘,来吧……让我们一起快乐的享受操穴的快乐吧……不XXXX我今天会死(这是真话噢)……娘我难受,你看我这是怎么了”,我跳上炕几把撕掉自己的衣服释放出鼓胀欲裂的阴茎,“喔……啊……”见到我的鸡巴后我和妈妈同时发出了惊奇的叫喊声,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硬的鸡巴,有七八寸长,通体血红前面的龟头象小鸭蛋,不由得心理一紧,“这么大啊……”十几年无人造访、荒芜太久的小穴里又是一阵抽搐,流出了更多的淫水,双眼紧紧的向上凝视着无法忍受的欲火腾的窜了起来席卷全身,尽管展现在她面前的这强壮有力的鸡巴是她儿子的……我的惊讶是因为我原来的鸡巴没有这么大,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只是感觉阴茎比原来变白了,没想到今天见到了充血勃起的家伙,不由得内心一阵狂喜,穿越时空之变让我得到了如此巨大坚硬的鸡巴,也算不枉此行了。


      迅速的我又骑上了妈妈的小腹,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妈妈你看,我这是怎么了,我要破了……我疼……我难受……我……”“啊……哦……我……”阴茎上火焰般燃烧的热度让从妈妈的手上飞快的传递到了她的小穴里,强烈的刺激让她再也无法忍受,一下子达到了高潮,阴精象是受到了多大压力一样无法控制的窜了出来……小手死命的攥着我的鸡巴,想拼命的抑制住身体的颤抖……“……o喔……哦……”……“成了!”我也感觉到了妈妈的异样,但却依然一副痴呆的表情,“娘,你怎么了,病了吗……”高潮过后的妈妈更加显得娇媚可爱,让人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一口气操死她,父亲这十几年来真是……儿子面前的高潮,而且是从未有过的强烈高潮,让妈妈羞愧的粉脸通红,双眼紧闭,头不知所措的左右摆动着,“妈妈你说话啊……我该怎么办呐?……”嘴里虽然说着可身体却扭向了妈妈的下体,想亲吻她的小穴,头伏在妈妈的小腹上下巴轻揉着她耻骨上茂盛的阴毛,一股强烈刺鼻的臊味冲进了我的肺里,生长了四十年的成熟肥穴展现在了我的眼前,由于父亲使用的极少,阴唇还是紫红色的上面凝结着妈妈刚才泄出的淫水,本想给她来个***,但是想到哪个时候的卫生条件……嗨……还是算了吧,虽然我非常喜欢女人吸允我的鸡巴,但我却不喜欢给女人***,那咸咸的味实在是不怎么样,吻了吻她的阴毛和大腿内侧,我又翻身趴在妈妈身上,鸡巴顶在她的大腿间,一手盖向乳房,一手抓住她的头发,嘴从粉项开始亲吻了起来,“妈妈……刚才你舒服吗……林儿好吗?……你下面流的是什么呀……我的鸡巴怎么变的这么大啊……妈妈……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要进去……让我进去……我要XXXX……我的鸡巴憋的难受……”妈妈被我摸乳吮吻的动作弄得 痒难当,娇怒地叫道:“不……不要……啊……嗯……别……别……妈妈的……啊……嗯……嗯……”她娇躯上的温度很高,欲焰已侵袭着她的神经,违背人伦道德羞怯、贞操难保的痛苦和性的舒畅表情交织在她的娇靥上,形成一种奇异的感觉,使她无以适从。


      我开始向她的下身攻击,抚揉着她那白白嫩嫩的大屁股,用一手揉揉粉妆玉琢的小腹和肚脐,再向下摸到了那一大片如丝如绒的阴毛,搓弄抚抓了好久,拨开浓密的黑毛,找到肥隆突出的阴阜,摸上两片发烫的大阴唇,一阵抚弄之下,湿淋淋的淫水就沾满了我的手指。在我轻轻地搅动下,一阵淫水激射而出,流得她大屁股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我渐渐在她的桃园春洞里挖扣了起来。


      妈妈被我调弄得娇喘吁吁,一双粉腿扭来扭去地移动着,媚眼如丝地半开半闭,两片湿润火烫的性感红唇抖颤颤地显露出她情欲冲动的表征。妈妈呻吟着:“啊……哟……不……不要嘛……啊……你……你的……手……拿开……求……求求你……啊……喔……喔……啊啊……哟……嗯……嗯……哼……喔……喔……”


      妈妈的小嘴里轻轻泄出淫糜的浪哼声,阴璧的嫩肉也一紧一松地抽搐收缩着,带点吸力地把我的手指夹住,她双腿的肌肉不住地抖颤着,娇躯炽热地不停打摆,心跳加速,娇喘急促,小肥穴不断地像泄洪般流出一阵阵的淫水,哼叫声也更像叫床也似的:“噢……噢……不……不要嘛……不……可以……你……啊……痒死……了……痒死……妈妈了……哎唷……你……”


      在我的努力之下渐渐的她的羞耻和恼怒之心抛到九霄云外了,这时她的叫声也变成了:“哎呀……我的……宝贝……妈妈……的……好儿子……啊……唷……亲……亲丈夫……亲……哥哥……妈妈……好……舒服……好美……喔……啊……”我强忍着自己的亢奋性欲,继续工作着因为等一下我要用,我的大鸡巴彻底地征服她的小浪穴,让她以后死心塌地而成为我性的玩物、大鸡巴的禁脔,将来她这具完美的娇躯就可以随时任我享用、任我插干变成我床上的荡妇淫女,等着我去滋润她发骚的小浪穴,我一直等到她全然陶醉了,完全迷失了平日作为大家庭女主人的高贵风范。


      在这漫长的秋夜里我跨在妈妈身上象一位即将出征的大将军,妈妈微羞着娇靥,娇躯依偎在我的胸前,表现出一付她很幸福的状态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等着我这支寻蜜的蝴蝶来采。完全忘记了我们之间的身份心中只留下了,绵绵的情欲娇喘微颤不已,媚眼眯成一线,仿佛是在向我诉手说着她这十几年来久旷难捱的闺中寂寞。一丝不挂的娇躯躺在我身下,等待着我即将到来的抽插操弄,我的龟头在小浪穴外蜻蜓点水般地游移着,在妈妈的小阴唇上四处磨擦,只弄得妈妈小穴湿濡濡地泄了一堆淫水出来,手也在她丰肥的乳房上搓揉按捏着。


      妈妈忍不住我的这般折磨,哀求的眼眸可怜地企求着我,大肥臀开始主动摆动摇挺,表露出小浪穴的饥渴,并继续装疯卖傻:“妈妈……妈妈……我的亲娘……我要我要……我要进去XXXX……快……快点……”说道最后我都有了哭腔,在我催情动作下,她抛弃一切羞耻地用手来握我的大鸡巴:“儿子,娘给你,娘上辈子欠你的,啊……啊……妈妈受……不了……”她高亢娇啼的声音,在我耳里听起来像仙乐飘飘似地,妈妈这时已控制不了她的理智,握着我的大鸡巴,沾些她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让龟头顶着发烫的小阴唇:“来吧……儿啊……插进来吧……”我屁股故意的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就把我的大鸡巴干进妈妈的小穴中四、五寸。


      不料妈妈的小嘴里却哀呼道:“哎唷……慢……慢点……疼……妈妈的……小穴……好痛……大鸡巴……太……粗了……等……等妈妈……的……水……润滑……了……再……再插……你的鸡巴也真是太大了……啊……轻点……娘旷的太久了……啊……”我兴奋地用耻骨压着她的小腹,阴毛磨着她的小阴核,磨了一阵,小穴里的淫水流得我的阴毛都浸湿了,感到插在她那紧小、暖滑、湿润的小肥穴里有说不出的舒服。像妈妈这娇艳性感、高贵成熟的美娇娘,嫁给父亲真是白白浪费了,妈妈被我温柔的动作激得欲焰高张,梦呓似地呻吟浪叫着:啊!……喔……亲丈夫……妈妈……的……好儿子……你……慢慢用……用力……一点……没关系……啊……对了……就是……这样……喔……喔……快磨……磨……那里……就是……那里……好……痒……喔……喔……重……重一……点……啊……啊……


      我扭着屁股,左右上下地抽动着大鸡巴,时而轻点,时而重压,妈妈也将她的大屁股往上挺摇,让她的小肥穴和我的大鸡巴更紧密地接合,小嘴里也淫浪地叫道:啊……用力……插……亲丈……夫……奸死……妈妈……吧……我好……好舒服……妈妈……忍不……住……要……要泄……泄了……我的大鸡巴与她阴壁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妈妈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小穴里也会紧夹一次,直到她小肥穴里一股滚烫的阴精直冲着大龟头,我这才把屁股狠力一压,大鸡巴整根猛插到底,妈妈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似地含吮着我深深干入的大鸡巴,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可真好啊……


      每次都深深的操到她花心里,让妈妈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肥臀猛筛,全身像蛇一样地紧缠着我的身体。这时的她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肥臀,把小穴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丝,气喘咻咻地浪叫道:哎呀……好儿子……亲……亲丈夫……妈妈……要……要被你……干死……了……啊……喔……大鸡……巴……快要……整死……我了……妈妈……被你操……得……好……舒服……哟……你……你真……是……妈妈……心爱……的……小丈夫……啊……妈妈爽……爽死了……


      妈妈香汗淋漓,樱唇微张,娇艳的脸上呈现着性欲满足的爽快表情,淫声浪语地叫道:妈妈的亲汉子……我的爷呀……妈妈……的……好……丈夫……你……你真……厉害……大鸡巴……又……又快要……操死……妈妈……了……哎唷……亲儿子……小……丈夫……你……真要了……妈妈……的……命了……妈妈……会被你……干死……的……喔喔……她的花心像婴儿吃奶般吸吮着我的大鸡巴,我涨硬的发痛的阴茎,在狂野的操弄了妈妈一阵之后,干进妈妈的小穴心里,她的花心像婴儿吃奶般吸吮着我的大鸡巴,不想再忍耐了,于是就在一阵畅快之中,噗!噗!把浓浓的精液一泄如注地往她子宫里射进去,伏在她的娇躯上,鸡巴深深的插在她肥美的阴道里被她的小穴嫩肉紧紧夹住,尽情的享受者妈妈高潮的收缩,两人全身都抖颤颤地紧紧缠抱着,飘向神仙般的爽快境界里去了。


      我们并不知道在我的窗外有一双年轻美丽的单凤眼在她乖巧的舌头舔开的小洞中,一动不动的紧盯着我和妈妈无耻被德的乱伦相奸她的下体在我首次玩弄母亲的过程中不动而至的来了多次高潮……


      夜已经很深了,桌上的蜡烛只剩下了一个头,火焰在不稳定的跳跃着,象是在为我的成功加油呐喊。那阵缠绵缱绻的***大战,已经突破了我们母子之间的藩篱,我双手捧着妈妈的香脸,温柔的望着她,一股羞怯和甜蜜的表情充溢在她的娇靥,粗大结实的阴茎并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依然暴涨的添塞充满着妈妈因不被使用而变的紧窄的小穴腔道,让她感到温暖、充实幸福,我意犹未尽地抚揉着妈妈的丰满肥乳,捏捏她的奶头,妈妈也甘心情愿地把她的小香舌吐进我的嘴里让我吸吮,两人的手在对方的身上互相探索着,双舌翻腾搅动,唾液互流,真是人间一大乐事,快意至极。


      在我的身下妈妈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只要我需要她便脱下全身的衣物,献出肉体任我奸淫,随意玩弄致死不虞。可嘴上却言不由衷的说:“孩子,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呀……我是你爹的老婆……你的亲娘……可是我们……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我管他呢,反正我的鸡巴还硬硬的插在她的小穴里呢,正准备待妈妈休息好后继续操她呢,机会难得,我今天一定要彻底的征服妈妈,做我的情妇,让我今后尽情肆意的玩弄,发泄我无尽的欲焰,我把大鸡巴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进去,妈妈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我,浪声叫道:哎……哎唷……你……你还没……泄……泄精啊……喔……喔……又……顶到……妈妈……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啊……不行我们不能在这样了,我们怎么对的起你父亲啊……“说道最后又开始流出了眼泪,我依旧不吭声由慢至快的逐渐加快抽动,高潮和生理反映是硬道理,至于她说什么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只要让她今天体验到从未有过的***极至,先在肉体上征服她,再将她体内原本就有的淫荡风骚下贱的一面,挖出来赤裸裸的显现在我面前,打破人类社会后天强加给我们的那层虚伪面纱,让她在我面前彻底丢掉尊严与自信变成一个纯动物性的人,不怕她今后不乖乖就范,我转动着屁股,使龟头在她小穴里也跟着像螺丝般旋转起来,肉体的快感又妈妈爽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巨颤着,”呀……呀……对……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大鸡巴……儿子……你……干得……妈妈……舒服极……了……哎唷……妈妈……爽……爽死了……啦……哎唷……喂呀……喔……喔……喔……“怎么样又来了吧,这次我要让你彻底的从精神到肉体臣服于我。


      “哦……妈妈……我的妈妈……亲娘啊……你舒服吗?……我操的好不好,……说呀……告诉我……我的鸡巴大吗?……妈妈……”


      “你……你……”妈妈有些不知所措,我突然伏下身子,双手抓住她的头发,紧盯她的双眼,屁股更加剧烈的耸动着,我们的结合出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和“咋咋”的淫水搅动声,“告诉我,你舒服吗”“舒服……儿子……我舒服。”“我的鸡巴大吗,粗吗……”“粗……啊…… 粗哦……真粗大啊……轻……轻些……林儿……我有些受不了……”“那儿受不了,是穴吗”“是……是……啊……啊……啊……是穴啊……娘……娘求你了”“别……啊……别……问了……啊我……我……”说出穴字让她羞愤不已,但被我紧抓着头发,无法扭动脸只得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我,“为什么不问啊……我在操我娘……操我亲娘……操我的亲生妈妈。啊……真他XX的舒服……啊……有多少人能操到自己美丽的亲娘呢……恩……而且是我妈妈把我的鸡巴放进去的啊……”“林儿……啊……娘求你了……啊……别在……别在……”“不……我说……和妈妈操穴爽啊……是吧……妈妈……是不是啊妈妈……睁开眼睛看着我……”我强硬的命令到,妈妈这时已经让我疯狂的干的浑身是汗,身体扭曲抽搐着不停的大口喘息,听到我的话腔调不对妈妈睁开了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我,“我是谁”“是……啊……是我的……啊……我的林儿……”“林儿在干什么”


      “……我……我……在操穴……啊”“操谁的穴”“我……我……的”狂风暴雨般的快感和顽固的羞耻心让妈妈委屈的哭了起来,“妈妈……啊……你哭什么吗……难道儿子操的你不爽吗……你刚才不是被我操上天了吗……不错我是你儿子……可是……我的鸡巴硬了,你的穴痒了,我们一起干干不是挺好的吗,你刚才不也在大声叫床吗……”我把抽插的速度放慢好让她能用心的听进去,“我们不说谁知道呢,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母子在乱伦,可我们乱的享受、舒服,你现在舍得我把大鸡巴抽出来吗”“啊……我……我……啊……啊……”“就是吗,儿子的大鸡巴让欲仙欲死,快乐无比,你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和儿子一起享受吧……啊……妈妈……你的穴真紧,勒的我的鸡巴太舒服了,……”“可是……啊……可是……要是……啊……”“还可是什么……啊……妈妈……如今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啊……不操也操了……还是两次……爹的鸡巴有我大吗……有我今天XXXX这么爽吗……肯定没有……是吗……妈妈……告诉我……谁操的你爽……啊……”“是……啊……是你……”“是我什么”我有点失去耐心了,恶狠狠的说道,妈妈紧张的说道“……啊……啊……是啊……是你……操的我爽啊……”“为什么操的爽”“啊……哦……因为……因为……你……你的……鸡巴……鸡巴……大啊……又粗又硬……长的都捅到啊……捅到娘的肚子里去了啊……用力啊……用力操……操我……”我虽然依命加速……


      但依然在帮助妈妈洗脑,“妈妈啊……你说……我们……母子相奸快不快乐啊……”“快啊……快乐……呀……”“妈妈现在已经开始乖巧的按照我的思路说下去了,”喔……妈妈……淫荡的……骚穴妈妈……你真下贱啊……儿子你都勾引……“”啊……是啊……是……啊……我是个……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和儿子……和儿子啊……操穴……林啊……我不行了……我……啊……操死我这不要脸……的骚货吧……啊……“在我的调教下妈妈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这次我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阴茎仍然强而有力的撞击着她抽搐的阴道,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宝贝……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妈妈……受……受不了……哎唷……我……我爽死……了……啦……


      妈妈!你舒服吗?


      好……舒服呀……哎唷……妈妈的……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爽死……了……啦……


      妈妈!叫我几声好听的,我会干得你更爽。


      “好儿子,乖林儿,操妈妈……啊……操啊……娘的亲汉子……娘要死了……要。啊……要死在你的啊……大鸡巴下了……啊……我的爷啊……妈妈不想活了……啊……你……操死你啊……你下贱的亲娘吧……我的大鸡巴……鸡巴儿子……”


      看来还是要引导……


      “叫我亲爹……叫我……亲爷……叫我亲汉子……好丈夫……”


      “我的亲爹呀……我亲亲的汉子……啊……哦……我的好丈夫……我的……啊……我的……小爷啊……你操的我好舒服啊……啊……你……我快让你操……操死了……饶了我……吧……”妈妈现在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


      “妈妈……妈妈……我爱死你了……和儿子操穴乱伦好吗……”


      “好啊……我的亲爹……好爸爸……亲亲的儿子……爷啊……儿子操的我……啊……从没有过的啊……舒坦啊……大鸡巴儿啊……你爹和你啊……没法比……啊……你的鸡巴……又粗又大……火一样的在我的……穴里……啊……我……我又不成了……啊……亲爹……亲爸爸啊……”妈妈突然地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紧地抱住了我的阔背,像发了羊癫疯也似地抖筛着肥臀配合我大鸡巴的韵律,浪声大叫道:“……亲……亲丈夫……大鸡……巴……亲爸爸……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妈妈……要……被我……的亲……丈夫……干……干死……了……啦……心肝……亲爸……爸……呀……好……好爽……喔……花……花心麻……麻了……啊……我的爷啊娘……娘又要……啊啊……又……又来……了……妈妈……又……又要……泄……了……”妈妈刚才的高潮余韵还未过去,一个新的高潮又来了,我抽插的更是得心应手,越插越快,大鸡巴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声和淫水抽动的「滋!滋!」声,混合着妈妈小琼鼻里哼出来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妈妈舒爽得猛摇榛首,发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我的大鸡巴也不负妈妈所望地越干越深入,已经把整根八寸多长的大肉棍顶到了妈妈的穴心子上,使她贝齿咬得吱吱作响,媚眼番白地大声浪叫道:“美死……了……哎唷……哎……我的……亲……亲爸……爸……心肝……大鸡……巴……亲丈……夫……呀……我……我要……死……的……啊……啊……啊……呀……喔……喔喔……啊……我……我……我……的……大鸡巴……亲……亲丈……夫……啊……啊……”只见她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骚浪地泄出了一阵阴精,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昏迷过去了。


      在她颤抖抖的娇躯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让我太高兴而骄傲了,我成功的征服了她,我的妈妈……妈妈!你醒了,还舒服吧!唉!……妈妈……舒服……死了……哎唷……啊……妈……妈要……啊……快……快顶……嘛……妈妈……的里……里面……很痒……啊……喔……喔……嗯……她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的大鸡巴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肉穴跟我的大鸡巴更紧密地配合着,她真是个娇艳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荡无比的浪叫声,我相信不论是哪个男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地操着大鸡巴插干她。妈妈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痴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干她。使她酥麻麻地好受极了,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向着我的大龟头上浇来,最后她又把屁股扭了几下,叫道:啊……啊……我……我怎么又来……来了……啊……喔……好……好美呀……


      “夹紧骚货,啊……用力呀……爷也来了,爷给你了……使劲啊……小婊子……我的好妈妈啊……”妈妈听后没命的挺动她的大屁股,我在她的蠕动之,鸡巴紧紧的顶在她的阴道尽头,把一股股精液直喷向她的子宫里里,“林……我的……林啊……你射死娘了,……妈妈舒服透了……啊……我的亲爹……亲儿子爷啊……”我和妈妈在痛快淋漓的高潮中酥麻麻地并叠着,只见妈妈被我压在身下,媚眼直凝睇着我,满脸嫣红的羞耻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缘关系,一股世俗的伦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对着我。


      “妈妈你让我操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儿子今后要天天操妈妈”


      “嗯!”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的爷啊……妈妈是你的女人,你一个人的女人,娘的穴今后只让我亲儿子爸爸的鸡巴操”说完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娇靥藏在我的胸前,这娇羞的神态,就如同刚开苞的新嫁娘,让人又爱又怜。


      我用双手轻轻抚着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妈妈!我的大屁股翠莲妈妈,儿子的大鸡巴干得你很美吧!今晚就是你和我的新婚之夜,以后我每天都要XXXX”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简单擦了一下,把鸡巴从新塞进妈妈的穴里,骑着她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那原本插放在妈妈小穴中的阴茎一动,醒了过来,朦胧中感觉到妈妈轻轻的将我的鸡巴退出来翻身坐起,我悄悄的睁开眼睛,原来天已经亮了,虽然昨天半夜的狂浪很疲惫,但是多年来的习惯还是让她醒了过来,看到身上熟睡的我,一股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天哪,我作了些什么,昨天竟然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无耻的做那违背伦常的苟且之事,败坏了自己一生的清白与贞洁,”想到此不仅悲从心来,身体一动却又马上感觉到了我那还插在她穴中已经辰勃的鸡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鸡巴啊……是如此的粗大坚挺,如此的长,火一样的滚烫,自己昨天就是在这根强壮有力的鸡巴下意乱情迷、婉转承欢的,儿子的大鸡巴让她尝到了四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快乐舒畅,已经有了孙子的她还从来不知道操穴会是如此的痛快,怪不得自己昨天会在儿子的操弄中放荡不羁,胡淫乱语,什么亲爹大鸡巴、我的大鸡巴小爷操死我什么的,一想到此不仅粉脸通红,看着刚从穴里拿出来的阴茎一阵肉紧,这个小畜生,哎……叹了口气,慢慢爬起来穿衣服,开始我以为妈妈看着我的大阴茎会象书里说的那样,忍不住趴上去吃几口,但是她没有,爬在床上到处找被我昨天胡乱脱下的衣服,从眯起的眼逢中我看到妈妈撅起的肥白大屁股在不停的晃动,臀逢中紧紧夹着的是那突起成熟丰美的小穴,虽然有些肿胀但依然亮丽诱人,看的我心中不由的火起。妈妈穿好衣服走到梳妆台前梳理起凌乱的头发,从背后看着妈妈乌黑的长发和圆圆的屁股,我再也忍耐不住了,口里乱叫着:“妈妈,娘……娘你在那里……”假装刚刚醒来。


      “林儿,娘在这里……啊……”


      妈妈闻声扭过头来应到,但一看到赤条条站在炕上的我,巨大的阴茎不停的晃动着,身子不由得一晃羞怯的赶紧将头转了回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